三国演义读书笔记

读《三国演义》札记[图]

2010-02-19 本文已影响 1.05W人 

“讥王新城吊庞士元诗,以落凤坡为题,不知‘落凤坡’见习凿齿《襄阳记》,非小说演义装点之词也。”

钱锺书《谈艺录》(补订本)559页,引《随园诗话》论作诗不可用小说,又引严元照《蕙櫋杂记》讥渔洋用落凤坡事。其实,王应奎《柳南随笔》卷六,已有一条及之,早于严元照;钱先生仅引《柳南续笔》卷一讥渔洋文用“生瑜生亮”。

叶廷琯《吹网录》卷五“柳南随笔续笔有应订正处”条,则为渔洋作了辩护:“讥王新城吊庞士元诗,以落凤坡为题,不知‘落凤坡’见习凿齿《襄阳记》,非小说演义装点之词也。”

我因为好奇心,遍检清人校辑的《襄阳记》《襄阳耆旧记》,结果一无所得;又翻今人的《校补襄阳耆旧记》《襄阳耆旧记校注》,也不见“落凤坡”的影子。不知叶氏所读,是什么人间异本?“自惭陋不之知”,姑记于此,俟博雅者之教。

读《三国演义》札记[图]

连环画《三顾茅庐》 杨青华 绘

《三国演义》第五十回《诸葛亮智算华容、关云长义释曹操》,写曹操在华容道,对关羽说:“将军深明《春秋》,岂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?”

按,庾公之斯事,见《孟子·离娄下》:“郑人使子濯孺子侵卫,卫使庾公之斯追之。子濯孺子曰:‘今日我疾作,不可以执弓,吾死矣夫!’问其仆曰:‘追我者谁也?’其仆曰:‘庾公之斯也。’曰:‘吾生矣。’其仆曰:‘庾公之斯,卫之善射者也。夫子曰吾生,何谓也?’曰:‘庾公之斯学射於尹公之他,尹公之他学射於我。夫尹公之他,端人也,其取友必端矣。’庾公之斯至,曰:‘夫子何为不执弓?’曰:‘今日我疾作,不可以执弓。’曰:‘小人学射於尹公之他,尹公之他学射於夫子。我不忍以夫子之道反害夫子。’”

《春秋》并无此事,惟《左传》襄公十四年云:“尹公佗学射于庾公差,庾公差学射于公孙丁。二子追公,公孙丁御公。子鱼(庾字)曰:‘射为背师,不射为戮,射为礼乎。’射两軥而还。尹公佗曰:‘子为师,我则远矣。’乃反之。公孙丁授公辔而射之,贯臂。”所记似乎是一件事,但具体情节迥别,人名也小异。

曹操把《孟子》误成《春秋》,典用的也不切,大可以嗤笑;不过,话又说回来,丢魂失魄之际,还能记得起《孟子》,也够难为他的了。——怪不得他自诩“老而能学,惟吾与袁伯业”。我不明白的是,熟读《春秋》的关将军,何以于此“巨谬”,毫无察觉,一声不吭。莫非云长读《春秋》,也只是附庸风雅,“遮遮眼”而已?

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七回写刘备“三顾草庐”,见诸葛家中门上,大书一联云:“淡泊以明志,宁静而致远。”此固非杜撰,而确是诸葛文字,只小有不同;诸葛亮《诫子书》云:“非澹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”(见《诸葛亮集》)而诸葛之语,也有所本,见《淮南子·主术训》:“非澹薄无以明德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”——这是《七修类稿》已经指出过的。

又第八十五回写刘备“遗诏托孤儿”,其遗诏有云: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”据《三国志·蜀志·先主传》裴注,这话也是真的;其本诸《淮南子·缪称训》,则尚无人指出:“君子不谓小善不足为也而舍之,小善积而为大善;不谓小不善为无伤也而为之,小不善积而为大不善。”(按,《三国志集解》引何焯说,以二语本《易·系辞下传》《新书·审微篇》)

刘备一生,虽说“喜狗马、音乐、美衣服”,“不甚乐读书”,死到临头,才劝自己的儿子:“读《汉书》《礼记》,闲暇历观诸子及《六韬》《商君书》。”不过,他家的《淮南子》,必定是寓目的。

刘备托孤之时,谓诸葛亮曰:“若嗣子可辅,辅之;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。”《吕思勉读史札记》第四三二则拈出《三国志·吴志·张昭传》注引《吴历》载孙策临亡,托弟权于张昭,所说类似之语:“若仲谋不任事者,君便自取之。”来加以比较,“互为发明”;并认为:“世皆以为豁达大度、推心置腹之言,实亦不然也”。

按,清桂馥《晚学集》卷五《书蜀志诸葛亮传后》:“胡冲《吴历》云:‘孙策临终,以弟权托张昭,谓昭曰:“若仲谋不任事者,君便自取之,正复不克捷,缓步西归,亦无所虑。”’此与先主之言,正自相同。其所以为创业之英主与。”所引相同,而先鞭早着。吕氏《复顾颉刚书》尝叹前人考证之作,散落不易寻觅,如西人所言:“研究一事一物,往往从头做起,转较搜集昔人已成就者为易。”(见《顾颉刚读书笔记》卷九)其必不知桂馥文,而有此闇合,否则这条短札,可以不作了。

首次徵引及桂馥,或为周一良《魏晋南北朝史札记》。后来田余庆《蜀史四题》之“刘备托孤语”一节(见《秦汉魏晋史探微》),又作过专门讨论,所据的文献,大抵即本于周。并且,与周书相同的,也没提吕氏《札记》。

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纪》裴注引《曹瞒传》:“太祖少好飞鹰走狗,游荡无度,其叔父数言之于(曹)嵩。太祖患之,后逢叔父于路,乃阳败面喎口;叔父怪而问其故,太祖曰:‘卒中恶风。’叔父以告嵩。嵩惊愕,呼太祖,太祖口貌如故。嵩问曰:‘叔父言汝中风,已差乎?’太祖曰:‘初不中风,但失爱于叔父,故见罔耳。’嵩乃疑焉。自后叔父有所告,嵩终不复信。”《三国演义》第一回写曹操出场,就说到此事。

 按,宋朱弁《曲洧旧闻》卷二“王韶罔上陷老成”条:“郭逵为西帅,王韶初以措置西事至边,逵知其必生边患,用备边财赋连及商贾,移牒取问,韶读之,怒形颜色,掷牒于地者久之,乃徐取纳怀中,入而复出,对使者碎之。逵奏其事,上以问韶,韶以元牒缴进,无一字损坏也。上不悟韶计,不直逵言。自后逵论韶,并不报,而韶遂得志矣。”所用之计,与老瞒之所为,如出一辙;是否有意的仿效,不得而知。来源:三国演义读书笔记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